第一网贷  >>   新闻资讯  |   网贷指数  |   网贷平台  |   第一舆情  |   论坛
第一视角
收藏
评论(0)
点赞(1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个人专栏 > 文章

“断直连”下的支付江湖

2018-07-09      来源:第一网贷   作者:新经济e线   点击量:10815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有利益的地方必定就有江湖。 

630日,“断直连”大限虽已至,但江湖却并不平静。

中国支付网总编辑刘刚告诉新经济e线,“断直连”已经明确延期了,但具体时间暂时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大约是8月底。

“目前‘断直连’面临的主要问题除了技术原因外,其实质是利益问题,主要是利益各方的合作问题还在谈判当中,”刘刚直言,“单纯就技术层面而言,所有对接都已完成,留给市场的时间也很充足。”

实际上,早在20178月,央行发布《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银支付[2017]209号文,规定所有支付机构必须在2018630日之前接入网联,切断之前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

不过,截至新经济e线当天发稿时止,就“断直连”的最新进展,网联官网并没有进行披露。

416日网联发布的《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渠道接入工作情况通告的函》(049号文),截至2018413日,共有462家商业银行和115家支付机构接入网联平台。

与此同时,作为打击监管套利的一体两面,与“断直连”如影随行的还有备付金存管。

629日,央行官网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银办发〔2018114号)(“114号文”)并明确自年7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 1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具体到79日当天,按业务类型区分交存比例的话,银行卡收单:A类:50%B类:52%C类:54%D类:56%E类:58%;网络支付:A类:52%B类:54%C类:56%D类:58%E类:60%;预付卡发行和受理:A类:56%B类:58%C类:60%D类:62%E类:64%。其交存基数均为20186月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

银联“染指”百万亿级生意

“接入网联的进度主要取决于银行和网联。其实,我们支付机构没啥可说的。”对此,一家支付机构负责人告诉新经济e线,“但目前看,银行和网联对接的动力并不大,而且以网联现在的技术实力,还不足以吃下全部支付结算的业务量。”

公开资料表明,网联共注资20亿元,股东总数44家,其中38家是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和腾讯各占9.6%

如今,中国毫无争议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移动支付市场。无论是用户规模、交易规模、还是交易场景的丰富程度以及渗透率方面,中国市场都遥遥领先于发达国家。

此前,我国移动支付从2013年开始爆发,规模增长迅速,并于2015年超过PC支付,成为第三方支付中的绝对力量。

2017年,移动支付规模飙升至117万亿元,是PC支付29万亿的4倍多。在玩家方面,微信支付近几年迅速崛起,和支付宝形成了两强的竞争格局;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持续攀升,2017年已经达到94%,线上留给其他玩家的空间微乎其微。

对于“断直连”延期一说,连连支付CEO潘国栋告诉新经济e线,“我们没有收到正式的通知。公司已经在6月底完成了25家直连银行与网联的对接,在规定时间完成了监管的要求。”

同样,中金支付有关人士回应新经济e线称,“我们目前还没有接到延期的正式通知,公司已经完成了网联的接入工作。目前,公司已经按照监管的要求推进相关工作,能够保证业务存续和正常的交易不受影响。”

此前于511日,网联在官网发布补充公告称,“关于公司与支付宝在条码支付转接清算业务上的合作,双方仍就个别细节保持密切沟通,协商一致后将及时通知各合作伙伴。”

对此,蚂蚁金服对新经济e线表示,“支付宝一直在积极有序地推进接入网联的工作。接入网联后,对用户使用支付宝的体验没有影响。”

另据央行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网联平台处理业务57.75亿笔,金额2.02万亿元,日均处理业务6416.86万笔,金额224.68亿元。

新经济e线注意到,觊觎百万亿级移动支付“蛋糕”的玩家显然不止于网联。早在今年2月,银联也宣布推出新一代无卡转接清算平台对标网联,随后该平台也成为央行默认的“断直连”清算转接平台之一。

同月,银联亦在自己的官网称,已与包括17家全国性重点商业银行、180余家区域银行在内的主要商业银行完成联网;与包括十余家主要支付机构在内的上百家成员机构达成合作共识,其中70余家机构已经完成平台对接或正在开展对接工作。

在刘刚看来,当下已步入无卡化时代,扫码支付已成了主流,刷卡的人越来越少,银联的阵地也在越缩越小。因此,银联和网联也基本是正面交锋。

“基于这个大背景,银联也弄了一个无卡化清算平台,与网联直面竞争。再不出手的话,就危险了。”刘刚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网联暂时还比较弱小,包括各种机制建设、经验、团队等多方面都相对欠缺。”

国金证券分析师裴培表示,目前看网联虽可支撑行业正常支付需求,但仍需持续完善以跟上迅速增长的行业规模。

在支付峰值方面,网联在平稳运行下可支持12万笔/秒支付峰值,极值处理能力18万笔/秒。相比之下,支付宝2017年“双十一”的支付峰值已达25.6万笔/秒。

“需要考虑的是,移动支付行业仍在快速发展阶段,同样以支付宝“双十一”支付峰值为例,2017年的25.6万笔/秒比2016年的12万笔/秒提升了123%,这要求网联的系统能力要跟上快速增加的行业规模。”裴培如是说。

备付金全额交存大限划定

裴培认为,“断直连”只是监管近期推出的系列政策之一,与备付金集中存管、条码支付业务规范等政策一同,旨在规范野蛮生长的第三方支付行业,增加对监管的透明度,提升行业整体安全性。

此前,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交易对监管并不透明,并存在部分支付机构洗钱、诈骗等风险,通过网联之后,每一笔银行卡交易的支付均被监管记录在案,极大方便了对支付行业的监管。

“断直连”后,对于涉及银行卡交易的支付,支付机构不再充当清算角色,而是将清算信息传递给网联,由网联进行商户和用户之间银行账户的清算,支付机构只负责面向商户和用户的支付服务。

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颁布,对于支付账户开立门槛及使用权限、备付金的管理、清算业务等均做了规范。

其中,“114号文”首次对支付机构全额交存备付金提出了明确时间表,划定了交存大限。同时,“114号文”将交存基数自按季调整至按月,进一步提高实际的交存比。但跨境人民币备付金账户、基金销售专用账户、外汇备付金账户余额暂不计入交存基数。

此前,自20171月以来,央行已两次发文调整备付金交存比例,央行结算司也于5月开始试点备付金存管账户。

对此,中信证券研究员邵子钦表示,在“断直连”回归四方模式的前提下,央行亦全面接手备付金存管,彻底切断支付机构与银行利益纽带。

blob.png

114号文”要求,支付机构应根据与银联或网联业务对接情况,在2019114日前在法人所在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开立“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并于开户2个工作日内将原委托备付金存管银行开立的“备付金交存专户”销户。且集中存管账户的资金划转应当通过银联与网联办理。

此项措施生效后,支付机构与银行间的利益往来彻底断开,有利于完整资金转移链条的监管。

不过,对支付机构而言,由于清算成本刚性化,备付金利差模式终结已成定局。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第一网贷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第一网贷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上一篇:躲过了雷潮,却没能躲过逾期潮?

下一篇:重磅!P2P网络借贷清理整顿再度延期至2019年6月

参与点评
0 人参与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