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网贷  >>   新闻资讯  |   网贷指数  |   网贷平台  |   第一舆情  |   论坛
第一视角
收藏
评论(0)
点赞(2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个人专栏 > 文章

我国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系统重要性监管问题研究

2019-09-09   分类:深度观察   来源:第一网贷   作者:尹振涛   点击量:2646

摘要: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承担着金融市场基础性、关键性的作用,很多情况下作为系统重要性机构而存在。2018年我国金融市场设施的法律与监管制度的发展,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也有一些问题仍未解决,例如规则位阶低、规则体系逻辑性和体系性不足、核心概念未统一;综合监管框架欠缺与监管规则协调性不足;法治基础性作用稳定性有待提升、高层次规则合作欠缺等。为解决以上问题,在新的一年或相当长时间内,要建立健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法律法规规则体系、监管框架体系、以及完善国际监管合作。

关键词:金融市场基础设施  系统重要性  规则体系   监管框架体系  国际监管合作

一、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与其系统重要性

国际通行的最权威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Financial Market Infrastructure,下称FMI)的定义来源为支付结算系统委员会(Committee on Payment and SettlementSystem,下称CPSS)和国际证监会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SecuritiesCommissions,下称IOSCO)的技术委员会于2012年联合制定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Principles for Financial Market Infrastructures,下称PFMI),它指“参与机构(包括系统运行机构)之间的多边系统,用于支付、证券、衍生品或其他金融交易的清算、结算或记录支付”。

PFMI以国际软法的形式,通过得到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下称BIS)、IOSCO、金融稳定理事会(Financial StabilityBoard,下称FSB)、巴塞尔银行监督委员会(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下称BCBS)以及G20集团等认同及其系列配套规则的出台,影响各国立法、部门监管、行业规则与发展方向等。

PFMI及相关规则和后续评估系列报告文件,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各司法管辖区的现有规则的修订和更新。例如美国美联储2014年全面修订的FMI的监管法规HH条例、美联储也对针对Fedwire及其成员的管理文件《支付系统风险政策》(PSR Policy)做了相应的补充。欧盟的系列监管规则文件如2012年《对资本的要求指令IV》、2016年《中央对手方恢复与处置监管规则》等,或多或少受到这些国际标准的影响。

《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文件将FMI划分为支付系统、中央证券存管、证券结算系统、中央对手方、交易数据库五类。杨涛研究员、李鑫博士(2018)认为我国证券交易所、上海黄金交易所、保险行业平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等也具有FMI属性。

也有学者和实务界人士将“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与“金融基础设施”(FinancialInfrastructure)区分研究或理解,认定FMI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专属概念设定;而“金融基础设施”泛指承担金融市场基础性功能的机构。

而瑞士的2016年《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法》将FMIs分类为证券交易所、多边交易系统、中央对手方、中央证券存管机构、交易数据库和支付系统。为统一概念便于研究,下文所涉及到的FMI的界定,以《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的规定为准。

FMI通常会在一国或乃至同一司法管辖区承担系统重要性作用,也容易被认定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主要基于以下理由:

第一,从FMI的功能而言,其承担的主要是支付、清算、结算等金融市场最基础且是必要性的服务,会对金融市场的产生重要的作用。支付、清算、结算等作为金融市场、金融系统、金融活动联结彼此交易元素之间作用,能够从基础性的结构、安排和规则上形成支持商业、经济活动、发展、以及促使活动便利的联系。支付、清算、结算等服务反映了各主体之间经济利益的变动规则,从本质上也是控制了主体业务开展的核心。因此FMI的功能通常在金融市场、金融系统、金融活动之中是至关重要的。

第二,从FMI的形成和发展而言,往往难度较大,可替代性差。一个成熟的FMI,需要经过大量的、长期的、稳定的、沉淀的成本付出,包括技术、资金、设施、设备、框架、系统或服务安排等。一旦形成较为稳定的FMI,符合了一定的经济规模则从事服务的成本也越来越低,因此通常基于市场或政府调节发展演化而成的结果往往是具有一定自然垄断性质。即在同一个金融服务领域,囿于成本付出、效率提升以及服务替代性等问题,新的FMI准入门槛高。

第三,从FMI的提供产品或服务的性质而言,各国监管当局往往更愿意为数不多的机构承担此类功能。支付、清算、结算等对于金融市场而言,具有准公共品或准公共服务性质,如果过多的机构承担此类功能,不仅会造成资源浪费,也会不利于政府的审慎监管和对经济的调节作用。因此,甚至在一些特别重要的FMI的核心领域,往往由政府的形式或公共经济部门来承担其主要功能。例如很多国家本币的大额支付系统,都是由中央银行来运营的。某些系统重要性的FMI,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中央银行授信或政府隐性担保。

第四,从FMI与其他重要金融机构关联性而言,一些重要的金融机构包括系统重要性商业银行等主体,它们会通过接受FMI的服务和产品,从而发生彼此间经济上、法律上的联系。FMI与很多接受该项服务、产品的金融机构发生联系,如果其一旦出现问题则会波及接受服务的金融机构、甚至影响到整个一国或司法管辖区的整个经济金融市场。换言之,FMI发生问题带来的破坏性,将会远比一般性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发生问题更为严重。

因此在一国或司法管辖区内,FMI往往被认定为就有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甚至也有FMIs,会在两个司法管辖区以上区域发挥系统重要性作用。

依据《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的类型分类,我国的FMI在具体组织形态上,主要有以下机构:

一是支付系统主要是,以人民银行现代支付系统为核心,银行业金融机构行内支付系统为基础,同城票据清算系统、全国支票影像交换系统、银行卡跨境支付系统、互联网支付、网联清算系统、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等为重要组织部分的支付清算结算网络。

二是中央证券存管机构与证券结算系统。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债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下称中证登)、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既是中央证券存管系统,也是证券结算机构。

三是中央对手方,主要有中证登、郑州商品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海清算所、上海黄金交易所等在相应产品的集中清算中充当中央对手方。

四是交易数据库。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中证机构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被金融稳定理事会2015年认定为“类交易数据库”。

以上这些FMIs机构,已然成为助力中国经济金融发展的重要性和基础性的作用。2018年中国经济金融发生新问题、新的挑战之际,FMIs未来的稳定性与繁荣尤为重要。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第一网贷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第一网贷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上一篇:十岁微博的新焦虑

下一篇:京东下沉生死局

参与点评
0 人参与 | 评论 0